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如云阁 > 科幻 > 永生银行 > 第十二章 ZERO

永生银行 第十二章 ZERO

作者:缺钙的关节炎男孩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3-12 05:41:10 来源:笔趣阁

死者李从瑞,李一霖的儿子,李氏集团实际控股人。

凶手在礼花声的掩护下,于众目睽睽之下,杀死李从瑞,子弹从李从瑞眉心穿过,一枪毙命。

李从瑞的妻子正蹲在李从瑞尸体旁哭泣,哭声撕心裂肺,李一霖左右踱步打着电话,从头到尾骂骂咧咧,发泄心中的不满,和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让三天内查出凶手。

袁和平以及部分便衣将富贵厅的所有人全部带回警局审问。

董月儿方面,在追捕过程中,董月儿跃身飞踢,凶手脚下一歪,直接趴在了地上,董月儿用枪指着他的头,缓慢的摘下ZERO面具,凶手举起双手:“别杀我……”

董月儿为其戴上手铐:“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所幸康建无大碍,在医院做了简单包扎以后,刘慧便送他回了家,待刘慧离开以后,康建只身一人打车去了重案组。

重案组审讯室。

“姓名?”

“陈大柱。”

“哪里人?”

“山西太原。”

“你和李从瑞什么时候认识的?”

“谁?李从瑞?不认识。”

董月儿重拍桌子:“不认识你杀他干嘛?”董月儿面露怒色,攥紧拳头,被凶手打中的地方还隐隐作痛。

“警官冤枉啊,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就连只鸡我都不敢杀,何况是杀人呢?”陈大柱神色慌张,手足无措,极力的为自己辩解。

“好,既然你说你不认识李从瑞,也没有杀李从瑞,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刚好和凶手穿着一样,又刚好出现在开坛大酒店附近?更让人奇怪的是你们身形极其相似,你不会想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吧。”董月儿将ZERO面具丢到桌上说道。

“我想起来了,三天前,有个人来找我,他让我今天晚上穿这件衣服戴面具在这边等一个小时,就给我一千块钱。”

“什么样的人?”

“和我一样,也是穿着这件衣服,戴着这个面具。”

“大概多高?”

“一米七。”

“一米七?”

“对,他和我差不多高,我就是一米七,偏瘦。”

“哪里口音?”

“他是用手机放的录音,声音还是被处理过的。”

“一句话也没说过?”

“没有。”

董月儿沉默片刻:“一个小时给你一千块,你就不好奇他让你做什么?”

“录音里说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不违法,我就同意了。”

“那他让你干什么了?”

“跑。”

“跑?”

“嗯,他打电话只说了一个跑字。”

“打电话也是录音?”

“对。”

“哪个号码打给你的?”董月儿有些激动。

陈大柱翻看手机,找到了那个号码,董月儿让技术部去查这个号码的情况。

与此同时,所有审讯室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问话的结果与董月儿的问话结果几乎一致,不同的是找他们的人不是同一个人,高矮胖瘦都有,且都戴着ZERO面具,穿着黑色休闲服。

当然啦,工作内容与陈大柱不同,据悉8月1日开坛大酒店附近有一个漫展,凶手开出每天500的价格让他们cosplay,因此就有了富贵厅的那一幕。

这个凶手蓄谋已久,TA不仅提前雇佣这群人到现场做迷雾弹,而且还调查了开坛大酒店所有的监控,他出现的地方都是监控的死角,成功躲避了袁和平的监视。

袁和平的顶头上司李局给重案组下了死命令,让他们在三日内解决此案,迫在眉睫。

康建在审讯室外观察着袁和平的审问,毫无疑问,这些人只是被雇佣过来的,对于案发情况,他们一无所知。

一共六十人,他们有男有女,来自全国各地,身高1.7米-1.75米,年龄24-30,体重在60KG-62KG,偏瘦。

警方根据他们对交接人的描述,绘制出了二十五个不同的交接人,什么身上有臭味,皮裤,大波浪,破牛仔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着实棘手。

李从瑞的死无疑给康建当头棒喝,他想起那封写有李一霖名字的信,过度关注李一霖而忽视了他身边的人,康建暗叫自己糊涂。

审问结束已经深夜,所有人都在警局随便对付对付,康建难以入眠,最近一段时间里,对于零号卷宗他一无所获,海洋、徐明的死,陈筱筱、方铭的失踪,海娇娇、刘凌、梦想之家孤儿、孙自达、陆任佳等等,一大堆不解之谜,光是想想这一大堆问题,康建都觉得头疼,原以为能通过许字硬币纹身打开突破口,可谁曾想竟又多了一宗命案。

已是凌晨4点多,康建满脑思绪进入了梦乡。

一道圣光从天而降,刺眼夺目,照亮整个黑夜,那光柱逐渐变小,直到缩成一个人大小。

“谁?”康建眯着眼,光柱内似乎有个人影。

光芒逐渐褪去,一位短发寸头,身着白色西装男子正背对着康建,在夜色中,白色西装异常显眼,男子缓慢转身,康建看不清他的脸,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年轻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所有人都会死。”

“都会死?谁?你是谁?”康建伸手去抓那个人。

男人说完话便离开了,渐行渐远,康建紧随其后,可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别走。”康建大声呼喊。

“我不会走。”此时刘慧握着他的手正蹲在办公桌前,含情脉脉。

梦?可这梦为什么会如此真实呢,那个熟悉的声音又是谁?

“你怎么了?”刘慧帮康建擦拭眼角的泪水。

我哭了?康建竟不敢相信,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我给你煲的鸡汤,趁热喝了。”刘慧没有怪康建偷偷跑来警局,她一句没说。

对于伤势刘慧也只字未提,康建那是自作自受,明知有伤还连夜过来,刘慧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只是没表达出来。

今天的刘慧穿着简装,一袭白纱长裙,楚楚动人,皮肤白皙有光泽,宛若十七岁的少女,发丝像垂柳般调皮的在鼻尖附近左右摆动,散发着淡淡的洗发水香味,刘慧将几缕缕发丝拨到耳后,她那个动作引的周围的警察一顿叫唤,满是羡慕,他们是被刘慧的汤给香醒的。

“这里是我给你们带的牛奶、面包、豆浆、油条、包子,不介意的话……”刘慧指着赵天珑抱着的泡沫箱说道。

“不介意不介意。”吴明说话间功夫已经打开了箱子,肚子咕咕直叫,拿了个包子就往嘴里塞。

“可是我还没……”康建话还没说完,刘慧已经从包里将康建的洗漱用品拿了出来。

她一大早已经去过我家了。

刘慧煲了3个多小时的汤,送去康建家的时候才得知康建夜里已经出去了,刘慧知道康建的习惯,他必须要洗漱完才会吃饭,他只喝白开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吃甜食,喜欢喝汤,她对眼前这个男人了解的太多,甚至到了连康建去厕所用几张纸都知道,这不是恶趣味,而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康建每次去带多少纸,不多也不少。

康建欣慰的看着眼前这个对他如此了解的女人,接过刘慧手中的洗漱用品,他的眼里满是爱,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董月儿将此景尽收眼底,她攥紧手里为康建买的豆浆油条,独自躲在一旁。

董月儿整理下表情,笑眯眯的走进办公室,她将早点随手丢给了正在呼呼大睡的周伟,周伟惊醒,看着远去的女神背影,呆呆的掐了一下大腿,疼,这不是梦,女神给我买早点了。

周伟盯着那早点迟迟不动嘴。

“别傻看了,你不饿啊。”吴明嘴里吃着东西,话说的不太清勉强能听懂。

周伟去泡沫箱里拿了面包牛奶,回到办公桌的时候吴明已经对女神早点动手了。

“谁让你吃我的早点的。”周伟有些生气。

“一根油条而已,别那么小气嘛。”这时他瞥见坐在角落里的董月儿,拿了牛奶面包:“月儿,给,你早饭还没吃吧。”

“谢谢。”董月儿虽然不爽,但是没表现出来。

“真好啊,如果有个女人连夜给我煲汤,我得幸福死。”吴明看着刘慧说道。

“大早上喝汤,不怕腻死。”董月儿将早点重拍在桌子上,起身离开。

早点吃完以后,刘慧给康建换了纱布,手法娴熟,康建都觉得惊讶。

重案组开始接下来的工作,针对接头人的调查是主要工作,大波浪,皮裤,破洞牛仔裤这些特征都无法作为调查的依据,毕竟这样的人太多太多,唯一能够有点价值的就是臭味,经描述,这不是普通的臭味,虽然接头人用香水去遮盖,可那深入骨髓的臭味伴随着洋葱的味道,让人作呕。

根据描述,警方针对全是范围内身高在1.7-1.75,偏瘦的狐臭患者进行排查。

荣盛集团活动方面,有硬币纹身的人有十二位,这十二位均被带到警局配合调查。

喜羊羊硬币纹身、爱情誓言硬币纹身、佛像硬币纹身、人民币硬币纹身只有这四种,没有出现许字硬币纹身。

重案一组的所有人都垂头丧气的待在警局了,这两天的折腾,对他们来说一无所获。

一群着正装的警察有七八个人,他们推门而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几个人。

“由于你们一组无能的表现导致了李从瑞当场被杀,现领导层决定由我们重案二组接手李从瑞的案子。”领头的警察严肃正义,稀疏的头发上闪着油光。

“李局不是说三天吗,怎么这第一天就……肯定是老吴这小子耍的阴谋诡计。”袁和平自语道。

袁和平口中的老吴正是这领头的警察吴志海,他与袁和平一向不和,以前在**的时候就处处与自己比较、争斗,袁和平倒是不在意,不过老吴却一直咬着他不放,让袁和平很少头疼。

他怎么也来了开坛市?

一组的几个人刚要蹦哒,袁和平率先开了口:“吴队,欢迎欢迎,这么大老远的过来应该提前只会我一声,作为老同事应该为你接风洗尘。”

“接风洗尘就不必了,毕竟我们二组还有大案子要办,我们不便逗留。”吴志海满脸傲气,昂首挺胸,神气的很,说话的时候他都没正眼瞧袁和平。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吃饭不耽误办案吧,要不今晚?”袁和平笑脸相迎。

“不必了,我今天来是只会你一声,案子由我们二组接手了,还有把你们一组查到的资料都发给我。”吴志海不要脸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卧槽,什么玩意,牛什么?”

“一个地中海而已,拽什么拽。”

“他怎么好意思舔着个脸要资料,真不害臊。”

“他要是有脸就不会开口要资料了。”

“哈哈。”

……

“人家吴队再怎么说也是组长,而且他也是按照上面的安排做事,我们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吴明解释道。

“安排做事也不能那个态度啊,区区一个组长看把他给厉害的,要知道他是二组,我们才是一组。”

“就是。”

“他要是厉害就自己去查,不过是个摆设,还不如个花瓶呢。”

……

吴明这一说,得,叫嚷的更凶了。

吴志海几斤几两袁和平清楚的很,这个人善于奉承,喜欢和领导打交道,论关系袁和平自叹不如,袁和平不喜这些,他只对案子感兴趣,同样的,善于打交道的吴志海查案就是他的软肋。

对这样一个人,袁和平为何要笑脸相迎呢,吴志海除了领导关系以外,还有着较多的线人,在**的时候,袁和平遇到过很多棘手的案子,很多时候都需要人际关系来疏通打听消息,吴志海在这个时候就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袁和平知道,他还会用到吴志海。

吴志海本就是个好面子的人,喜欢装X,袁和平的笑脸相迎正好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一石二鸟。

“袁队,我们真的要把资料都发给二组。”周伟问道。

“我们都是警察,都是为了查清真相,就算是竞争对手我们也应该毫无保留。”没错,袁和平就是这样,哪怕是对手只要能让真相公布天下,他不在乎功劳是谁的。

“要是海队还在的话,哪还有这小子嚣张的机会。”一个年轻的警察口无遮拦的说道,整个办公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洋溢着悲伤的气息。

“荣盛集团的股票大跌?”吴明惊讶道,声音洪亮,足以让所有人听到。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刷新闻。”

“不刷新闻干嘛,现在案子都归二组了

“给二组就二组吧,最起码今晚能睡个好觉。”

……

荣盛集团的股票会跌在意料之中,毕竟昨天的活动中死了人,对荣盛集团的声誉有影响,康建并不觉得奇怪,同样,李氏集团的股票大跌也在情理之中,实际控股人是李从瑞,李从瑞的死对股票的涨跌至关重要,至于山水科技的股票大涨,康建也没觉得意外,作为商人这些还是知道的。

开坛市有大三企业,荣盛集团、李氏集团、山水科技,如今因为李从瑞的案子将荣盛集团和李氏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山水科技坐收渔翁之利,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山水科技的嫌疑更大。

康建念叨几句,若有所思。

要知道刘慧可是山水科技的运营总监,对于刘慧,康建变得无从下手,这个对他来说特殊、重要的女人。

“李从瑞的案子收益最大的就是山水科技,把山水科技作为第一嫌疑进入列案调查。”

“可是袁队,刚刚吴队……”

“什么吴队不吴队的,我们是一组,袁队说什么就什么,他才是我们的老大。”

“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工作。”袁和平大声说道。

“是。”

袁和平站到康建身边,盯着他的腿看了眼:“你还是别去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刘大小姐交代,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早餐下肚还没消化完,不办事说不过去。”袁和平边拍肚子边说。

“去你的。”康建推了袁和平一下。

重案一组人去楼空,只留下康建这个伤员。

还是回公司看看吧,已经有段时间没回去了。

对了,上次给那个人(康建误以为是方铭师哥孙自达的那个人)回复永生银行的邮件不知道TA有没有给我回复,康建打开电脑登录邮箱。

吱,开门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回响,康建举目望去,ZERO面具的黑衣人推门而入,两人四目交接,一瞬间康建蹲下身体,他没受伤的时候就打不过他,何况现在又受伤了。

诶,不对啊,这个戴面具的是个女的,康建想起来刚刚看到面具人那微微隆起的胸部。

“哈哈哈哈……看把你吓得。”董月儿脱下面具,双腿搭在办公桌上,躺在椅子上。

“你怎么回来了?”

“我刚刚出去接了个电话,他们人呢?”

“都出去了。”

停顿了下,董月儿打量着康建:“康大老板,我能给你提个建议不?”

“你说。”

“你有见过哪个警察穿西服上班的吗?”没错,康建喜欢穿西服,不管何时何地,他只穿西服,而且只穿黑色西服。

被董月儿这么一说,康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

“你该找个女人帮你……”话说道一半董月儿顿觉不对,这不应该是她该说的话,而且找个女人这种话,她越想越不对,红晕微微泛起。

这还是那个搏击女王吗?康建是见识过董月儿的厉害,这和那个与ZERO面具人打斗的搏击女王完全是两个人,现在的董月儿活脱脱就是个小姑娘。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两人都没开口,许久之后,康建开了口:“我之前答应过你,等活动结束就告诉你有关海洋的事情……”

康建的话还没说完,董月儿就插话道:“我知道我师傅的案子并不正常,不管是死因还是死状都是警界没有见过的奇案,我到现在甚至都怀疑这不是人为的。”董月儿想起海洋的案子表情悲伤。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最近发生的几起案子,人是无法做到的。”

“你也这么觉得?”董月儿激动的说道,她的想法竟和康建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里,康建把他与海洋从相遇到死亡这段时间里的所有事情都一一告诉了董月儿,包括那封信,当然永生银行他没有提,那个保密协议虽然只是个摆设,但康建还不敢以身犯险,他不想在还没查出任何消息的时候就将自己置于死地。

康建从手机里翻出来那张信的照片,董月儿瞪大了双眼,这一日整整刷新了她的认知,稍微恢复了下心情:“这有没有可能是恶作剧。”

康建何曾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这封信一出现海洋就消失而后离奇死亡,这太巧合了,如果不是巧合就是有人刻意为之,不,这不能说是人,哪有人能够做到这些呢。

康建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董月儿,董月儿没有给出回答,因为康建的推理让她无从反驳,她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还有警察触碰不到的犯罪。

一夜折腾,董月儿有些疲乏,趴在桌上睡着了。

康建看着呼呼大睡的董月儿,竟多了几分心疼,他想起自己也有个这么大的妹妹,总是喜欢在自己睡觉的时候用头发梢扫自己的脸,常常因为这样而被自己追着打;喜欢撒娇要这要那;像头倔驴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

此时康建的心里又多了几分暖意,他也曾这么安静的看着入睡的妹妹,从未有过的安静。

只是不同的是,董月儿承受了她不该承受的压力,是什么让这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成为搏击女王的,又是什么让她表现出比常人更来的坚强,她只有在这一刻才像个小姑娘一样,安稳的入睡。

康建吓了一跳,手机震动,他快速离开,怕吵醒董月儿。

“山水科技的资料都发到你的邮箱了,你早点回去,我给你放几天假,好好养伤。”打电话的是袁和平。

“我何德何能,让袁队如此挂心。”康建学着袁和平的口气说道。

嘟嘟嘟。

挂了?真快。

袁和平回到办公桌打开邮箱。

山水科技全称山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山水,29岁,开坛人,于2009年创立山水科技……

康建早就听闻林山水年轻有为,可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除了从商经历,还有体育竞赛,影视投资,音乐,游乐园等等,各项能力与康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康建都有点自叹不如。

所有资料看完以后,康建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山水科技完全是个正当的企业,关于林山水的为人,业内早就传开了,年轻有为,眼光独到,一个个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哎,又是一个难题,康建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哀思不绝于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